當前位置:

屈原故居“江瀆宮”

日期:2018-11-15 來源:荊州日報

為了紀念世界文化名人、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屈原,中國郵政集團公司于今年6月18日發行了《屈原》特種郵票,一時間全國集郵愛好者,都十分關注著在屈原的出生地和為官40余年的楚國都城郢都(今荊州紀南城),隆重舉行的郵票首發活動。有的郵迷千里迢迢、不辭辛勞趕到荊州以求購買首日郵品。因為世界各國集郵界有個約定成俗的規矩,能收藏到貼有國家發行的某種郵票上描繪的事物所發生的原地,并蓋有原地當天郵政日戳和紀念戳的首日紀念信封、明信片,是十分難得的集郵藏品,且在國家級、國際、世界集郵競賽中有加分的可能。作為長期從事集郵活動的組織者,我深知向外傳播荊州古城內外市區是屈原為官活動和詠詩寫作之地的重要性。

得知《屈原》郵票即將發行這一消息后,根據我多年對荊楚文化藝術史的研究,及時重閱收藏的荊州和沙市的文史檔案資料記載,進一步確認荊州市沙市區江漢南路的江瀆宮應該是《屈原》郵票的原地之一。據1984年1月原沙市市(荊州市是1994年10月由原荊州地區和沙市市合并而成——筆者注)地名委員會出版的《沙市市地名志》第171頁至172頁記載稱:“江瀆宮又名江瀆廟、江瀆觀、江瀆佑德宮、佑德琳宮,位于江漢路南段東側,江漢路與江瀆二巷交匯處”。“《續修江陵縣志》也稱,江瀆宮為春秋時楚成王(公元前671年至前626年)修建之別宮,取名渚宮。南宋嘉定六年(公元1213年)建,雍正八年(公元1730年)重修”。清人嚴青在《重修江瀆宮記》中也有“沙頭(沙市古稱) 舊有佑德琳宮,即江瀆宮也,相傳為三閭大夫故宅”之說。《沙巿志略》亦稱“江瀆佑德宮,三閭大夫舊配享于此……”。歷代封建王朝,如明嘉靖年間(公元1522年至1566年) ,清朝初年、乾隆五十三年(公元1788年) ,嘉慶八年(公元1803年)和道光十八年(公元1838年),對江瀆宮都有重修和擴建。

1981年3月22日,原沙市市博物館在其《省市文物單位簡介》中《江瀆宮。屈原故居》一章中記述道:“江瀆宮就是渚宮。建于春秋時代,是楚成王之別宮(或曰離宮)。屈原被楚懷王疏遠之后就住在這里,故為‘三閭大夫故宅’(見重修江瀆宮碑文記,柘本現藏我館)。由于宋玉慕屈原之才,當了屈原的學生,隨屈原移住渚宮,故又為宋玉住宅。”根據漢朝王逸,晉朝王羲之的記載,屈原被疏遠之后,住在渚宮內。曾經走到莊王廟(在沙市莊王廟巷),見到楚莊王,孫叔敖,沈尹蒸的塑像之后,并觀看壁畫,觸動詩人情緒和靈感,觀畫題壁。詩人知識淵博,回到渚宮而作《天問》,竟提出了172個問題,為后人留下了曠世巨篇。根據江陵志余的記載,楚人十分崇敬屈原,在荊州古城周邊先后曾建有四處“三閭祠”,唯有江瀆宮保存至今。宋代嘉定六年曾重修江瀆宮,1981年時江瀆宮前殿遣存的東壁半堵磚墻,全部是宋磚,且由湖南沅、湘二府送來。“明清兩朝都曾下圣旨,把屈原故居-渚宮-江瀆宮,作為當時朝庭重點保護單位(現在江瀆宮有圣旨碑在) ”。

2000年9月由荊州市文化局組織文史專家編寫出版的《中國歷史文化名城荊州覽勝》中《江瀆宮》篇寫道:江瀆宮“曾是我國偉大的愛國詩人屈原的故居和寫作詠讀的地方。其不朽名著《天問》就是在這里問世的。江瀆宮內的‘天問閣’因此而得名。”2002年1月由荊州政協學習文史委員會出版的“荊州文史資料第四輯《荊州名勝》”中也是如此記載的。

綜合以上荊州、沙市的文史檔案資料所記述,筆者確定沙市江瀆宮是屈原的故居,是《屈原》特種郵票的原地之一是無疑的。

世事滄桑,江瀆宮屢修屢毀、屢毀屢修。1991年江瀆宮再次重修,主體建筑座北朝南,東西兩側建有雙層通道走廊,在二層裙樓的平臺之上,又修建了歇山頂式三層樓的“天問閣”,紅墻綠硫璃瓦古色古香,氣勢巍峨、高聳入云,顯示了屈原的義薄云天的博大胸懷。底層供立著屈原佩劍立像,身后頭頂處高懸“三閭大夫”巨匾,表示了楚都百姓對屈原的尊崇。天問閣的門兩側懸掛著革命前輩葉劍英元帥的詩聯:行廉志潔泥無滓,一讀騷經一肅然。深切地表達了后人對屈原的崇敬之情。

天問閣落成后,文化部門多次在宮內舉辦荊楚文化活動。后因投資產權糾紛,2012年后江瀆宮改建為“江瀆宮小商品市場”,但江瀆宮三字誰也不能抹掉。所幸荊州市政府有關部門釆納了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們和專家學者們的建議提案,已經決定在江瀆宮遺址附近沙市長江沿岸風景帶上重建江瀆宮。

更為巧合的是,在原江瀆宮后面的兩口放生池塘填平后興建的郵電大樓,正好可作為《屈原》特種郵票原地紀念封、明信片、紀念戳發布之地,以吸引全國各地的郵友們前來觀光游覽購買有關荊州的集郵品。

秒速时时彩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