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孫叔敖衣冠

日期:2019-01-31 來源:荊州日報

做官的人要有性情,才能活出幾分滋味,也才能在官位上做出點什么。我看清乾隆年間的荊宜施道觀察史來謙鳴就是這么個人。

他敬重楚令尹孫叔敖,去沙市北郊看了孫叔敖當年砸死兩頭蛇,而后埋蛇處的蛇入山,回來就寫了首《七絕。蛇入山》:“楚相當年泣母慈,至今陰德令人思。空山何處埋蛇跡,古樹荒臺應有祠。”他還真是個說到做到的人,為了讓孫叔敖“應有祠”,他又來到沙市便河向西轉彎的一個阜頭上,指著一個墳頭對下人說:根據眾多志書的記載,這里就應是“孫公葬處”。下人聽罷喏喏,忙著修墓立碑,于是今天沙市春秋閣東南側才有了孫叔敖衣冠冢,讓我們在清明時還有個緬懷先賢的去處。

明清時期形成的“兩沙運河”,即從沙市到沙洋的運河,是一條溝通長江與漢水兩大水系的通道。南來北往的貨物與人流,通過木劃船天天從這里過往,船轉彎時人就會看見那座高隆的衣冠冢,也就會念及孫叔敖這位賢相。因此,來謙鳴實在是個很會為名人選紀念地的人。

1933 年修沙市中山公園時,孫叔敖衣冠冢是整修了一回的。墳頭高培不說,在氣派的牌坊式墓碑上,國民黨軍第十軍軍長兼沙市市政整理委員會主席徐源泉還親筆題寫了“古之真人”四字,以示對先賢的敬重。徐是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二十八個上將之一,論官階他的官做得比來觀察史高,但行事時的性情卻是一樣的。徐也真是個人物,在戰亂連連的時代,他居然帶著沙市士紳們一起修了五條馬路、一個公園和一個體育場。蔣介石為此還題寫了“有物有則”四個字。這話典出《詩經》,孟子在《孟子。告子上》中也引用過,意思是萬物都有法則,可見當官自然也應是遵從這條法則的。

現在的春秋閣處,在上世紀的二十年代曾有一座香山寺,后來失火燒掉了,留下一個大坑。后來沙市市政整理委員會的人建公園,征地時挖了不少無名氏的尸骨,就集中在大坑中火化,而后又將金龍寺的一座戲樓殘架移來,在坑基上建了春秋閣。

從文獻上看,這春秋閣初建成時是準備叫“景敖閣”的,后來不知什么原因改成了春秋閣,供起了關公,李寶常先生還寫了幅對子掛在門上。

從沙市城區去沙市公園大門的那條路,其北段曾叫游敖冢路,現在叫公園路。其實當初若將春秋閣叫景敖閣,今天的公園路仍叫游敖冢路,再將與孫叔敖衣冠冢隔河相望的老郎廟復建起來,那城市中崇賢的楚文化氛圍就會濃烈許多了。

司馬遷在《史記》中將孫叔敖稱作“第一循吏”是最恰當不過。這位先賢是個有文韜武略的曠世奇才,正是有了他的輔佐,楚莊王才能“飲馬黃河,問鼎中原”,成就一代霸業,使楚國郢都真正成為楚文化的發祥之地,讓荊州百姓至今仍可沐其恩澤。

如今在孫叔敖衣冠冢處建起了楚梅園,園中樹立了漢白玉的孫叔敖雕像,還有一些宣揚其功績的詩畫碑石。其實像孫叔敖這樣的人是個喜靜的人,從他對他兒子的態度來看,他也就是為兒子求過幾畝薄地,犬子若無才,日出而耕,日落而息,平安過小日子即是最好人生。像他這樣的人行事,講的就是合適,從不張揚浮夸,凡事少一分尚可,多一分則嫌過了。

清康熙年的貢生宗湄是江陵人,他曾寫有一首《五古。敖玉冢》,其中有兩句是這樣寫的:“霸業亙千古,秦晉豈伯仲。令德在人心,至今猶歌頌。”孫叔敖行政時并不會想到后人將怎樣去評價他,他也就是個性情中人,所思所行不外乎強國富民。他這胸懷,倒是值得我輩,特別是在官位上的人去秉承的,否則就真“不如回家賣紅薯”了。

秒速时时彩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