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醒園茶社的葉老板

日期:2019-02-22 來源:荊州日報

中山公園一角

晶崴大酒店東邊的那座公園大門在民國時叫迎曦門,從這道門進去向右走不多遠曾經有過一座名叫醒園的茶社,茶社的老板叫葉平安,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初建沙市中山公園時他成了名人。

1933年建沙市中山公園之前,現北京路以北,江津湖以南,便河蜈蚣嶺以西是一大片荒墳地。后來沙市市政整理委員會對西起板門子,東至蜈蚣嶺的地帶進行征用,以建沙市中山公園、沙市公共體育場、荊沙醫院和荊沙中學。沙市中山公園用地為270畝,按照王信伯工程師擬定的該公園建設計劃書,那座醒園茶社被劃在了征用地范圍之內。

過去開一家茶館那可就是一家人的飯碗,征用醒園茶社那無異于是斷葉家人的生路。因此,負責征地的童月江、楊政齋在與葉平安談判之前是作好了“啃骨頭”準備的,他們原準備給葉一筆適當征用金讓他搬遷,若他不同意就讓沙市警察局的人來采取強硬措施。但出乎他倆意料的是,葉平安一見到童、楊二人上門就連聲說:他知道建公園的錢籌措不易,他也不忍為一己之私要什么。為了支持公園建設,他愿意捐出醒園茶社,一個子兒都不要!

這葉平安也就是一介市民,家中并不富裕,其生活來源也就靠著這座茶社。現在他要盡公益之心,一點不考慮自己的退路,這讓沙市市政整理委員會的人很是感動。市整會的人也多是大商人,知道經商生存的不易,他們認為不能讓葉這個好心人吃虧,于是在1934年3月1日上午專門開了個會,討論了接受醒園茶社及妥善安置葉平安的問題。會上大家一致決定:這醒園茶社由市整會接收,其地契房契歸公所有;葉平安仍可照常在醒園開茶社,并可終身住在那里;若葉死后則葉的子孫可享有茶社的優先承租權。后來沙市中山公園建好后,該園還聘葉平安擔任了管理員,給他一定的報酬,以示對這位公而忘私的市民的獎勵。

一樁本以為要花很大代價才能辦成的事也就這么輕松地解決了。

民國年間湖北省共建有三座名為中山公園的公園,一座是漢口中山公園,另一座是老河口中山公園,還有一座就是沙市中山公園。這三座園論規模就數沙市這座最大,它至今仍是全球70多座同名公園中最大的一座。

沙市中山公園之所以能建得那么順利,這顯然是與有葉平安這樣熱心公益的人分不開的。由此也可見那時的一些普通沙市市民也是有著不凡的胸懷,也許正是因為有一大批像葉平安這樣的市民,沙市在民國年間才能商貿繁榮,城市也才有了“小漢口”之美譽。

清《沙市志略》講過一件事:明代有個叫劉永寧的絲綢小販,一天在沙市通濟橋拾得三百兩金子,但他未起貪心,在原地等了三天終將金子還給失主。后失主要將金子分一半給劉,劉卻堅辭不受。那失主遂在三清觀建醮祈神,愿劉永寧生孝子賢孫,金榜高中。后來劉的孫子劉大武果然中了嘉靖戊戍進士,官至四川成都府副使,在青石街(今中山路西段)還為他立了座金榜題名坊。這劉永寧行善可謂是澤被后世了。

說來也巧,那個葉平安也像劉永寧一樣給后人帶來了福報。葉平安有個孫子叫葉聲華,沙市中學畢業,后成為著名的測試計量及儀器專家、中科院院士。而葉平安的重孫葉振忠,現也是天津大學電氣與自動化工程的教授。真是應了那句善有善報的話。

前幾天路過醒園茶社碑石,無意中發現在距這塊碑石不遠處還臥著一方小石,仔細看上面刻有一茶字。我想這塊石頭該不是葉老板當年留下來的吧?

其實會喝茶的人是能喝出《黃帝內經》中所稱的那份恬淡虛無境界的。這個葉平安看來是個深諳茶道的人,否則他為何將茶社冠名為醒園,難道不是取屈原“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之意?他深明大義,舍己為公,讓更多的人得大歡樂,應當說是進入到做人的高境界了。當年葉老板懂得做人要醒能舍的道理,如今從“醒園茶社”石旁經過的人們,也許多少也會受到一些啟示吧。

八十多年過去后,沙市中山公園管理部門為紀念葉平安捐茶社這件事,最近特地在醒園茶社舊址處立了塊太湖石,上刻“醒園茶社”四個字。然而令人遺撼的是沒能在石頭的背面將葉平安捐茶社的事跡刻上,否則人們從這里走過讀上一段,也會由衷地為他贊上一聲的。

秒速时时彩精准计划